当前位置 主页 > 行业资讯 >

    互联网时代,关于网络安全背后都有些什么惊人内幕?

    栏目:行业资讯 时间:2018-11-03 14:59

      摘要:在看不见摸不着的网络空间里,我们时刻都面临着未知网络攻击的威胁和挑战,轻则数据泄露,重则系统瘫痪,企业停摆,社会动荡。
      关键词:网络安全黑客
     
      2001年,中美黑客之间发生了一场网络大战。
     
      事件的起因是4月1日,一架美国海军EP-3侦察机在中国海南岛东南海域上空活动,中方两架军用飞机对其进行跟踪监视。
     
      当中方飞机在海南岛东南104公里处正常飞行时,美机突然向中方飞机转向,其机头和左翼与中方一架飞机相撞,致使中方飞机坠毁,浙江湖州籍优秀飞行员王伟以自己的青春和生命卫代价,扞卫了国家的主权和民族的尊严,在万里碧海蓝天,写下了当代军人对祖国的忠诚。
     
      在该事件发生的3天后,也就是4月4日,美国黑客组织PoizonBOx不断袭击中国网站。对此,我国的网络安全人员积极防备美方黑客的攻击。
     
      而在“五一”期间,中国的一些黑客组织也打响了“黑客反击战”。一张贴在被黑网站首页上的帖子写着:“黑倒美国!为我们的飞行员王伟!为了我们的中国!”。
     
      这场中美网络大战,使两国的不少网站都损失惨重。大战中真正被攻破的美国网站约有1600多个,其中重要网站(包括美国政府和军方的网站)有900多个;而中国被攻破的网站则有1100多个,重要网站达600多个。
     
      在互联网时代,网络安全已经不仅仅关系到商业安全、社会安全,更关系到国家安全。
     
      而近日,第五届国家网络安全宣传周正在全国范围内举行,网络安全博览会作为重头戏在成都拉开帷幕。网络安全“黑科技”集中亮相,共有90多家企业、7所一流网络安全学院建设示范项目参展。
     
      此次盛会规格之高、范围之广、专业之强,为历届博览会之最,表明国家对网络信息安全及普法教育的重视程度逐年增强。
     
      在看不见摸不着的网络空间里,我们时刻都面临着未知网络攻击的威胁和挑战,轻则数据泄露,重则系统瘫痪,企业停摆,社会动荡。
     
      这一场网络安全的博弈中,我们要时刻警惕,不断创新,才能取得最终的胜利。
     
      1.病毒篇
     
      在虚拟的网络世界,电脑病毒就像流感一样传播,可以治愈但却无法根治。
     
      最具中国特色的电脑病毒应该是“熊猫烧香”,一个可爱的名字下隐藏着它的恐怖,只有亲身经历的人才知道它的可怕。
     
      2007年1月,一款名为“熊猫烧香”的电脑病毒肆虐网络。
     
      这只拿着三支香、憨态可掬小熊猫,曾一度让国内无数网民崩溃。
     
      在那个杀毒软件还收费的年代,只要这只小熊猫出现在你的屏幕上,就意味着这台电脑基本废了,蓝屏、频繁重启、数据被删、彻底死机……
     
      这个病毒的作者是一名仅仅只有中专学历的水泥工人,可就是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人,让全国无数的电脑被这只小熊猫占领,让杀毒公司素手无策,让万千网友叫苦不迭。
     
      这个人就是李俊,熊猫烧香病毒的主要制作者之一,人送外号“毒王”。
     
      李俊真正成为一个黑客要从一场“爱国运动”说起。在每次在国与国之间博弈的同时,虚拟的网络世界都会有意无意来一场黑客大战。
     
      1999年5月8日,美国轰炸我国南斯拉夫大使馆,随后引发了一场有史以来中美最大规模的黑客大战。
     
      李俊也参加了这次网络对战,并且完成黑客组织分配的任务。此后,李俊就深深迷恋上了电脑技术,再然后他辞去了水泥厂的工作,专门从事和电脑相关的工作,当过网管、卖过电脑配件。
     
      在互联网刚刚起步、盗个QQ账号都可以被称为大神的年代,虚拟的网络世界成为了黑客们“炫技”的舞台,李俊也想搞一个大动作来证明自己的实力。
     
      于是熊猫烧香病毒诞生,最初李俊只是觉得“好玩”,但事情的发展却超过他的意想,07年1月熊猫烧香病毒开始肆虐网络,无数电脑和数据遭到攻击,社会财富遭受严重损失。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最终在公安部门介入下,李俊获刑入狱,事件最终落下帷幕。
     
      而今,该事件已经过去十年有余,但是网络安全问题仍然值得我们关注和警示。网络安全问题就像蚊虫一般,总在不经意间给你带来伤害。
     
      2017年5月WannaCry勒索病毒席卷全球,至少150个国家、30万名用户中毒,造成经济损失达80亿美元,影响到金融,能源,医疗等众多行业,引发了严重的社会问题。
     
      中国部分Windows操作系统用户遭受感染,校园网用户首当其冲,受害严重,大量实验室数据和毕业设计被锁定加密。部分大型企业的应用系统和数据库文件被加密后,无法正常工作,影响巨大。
     
      值得一提的是,该病毒要求以比特币支付赎金,从而恢复被攻击的文件。比特币,基于区块链技术的首个成功应用案例,却多次沦为了犯罪分子匿名转移财富的工具,游走于灰色地带。
     
      “世道变坏,都是从人心不古开始的”,再好的事物到了坏人手里都会成为他们的犯罪工具。
     
      就像网络安全一样,互联网的诞生促进了人类的发展,但同时也将人们置于黑客设下的陷阱中,任其鞭挞,蹂躏。
     
      不过事物发展无论好坏,都会给我们带来进步。虽然网络安全时刻受到威胁和挑战,但它就像人类的免疫系统一样,在经历了一场又一场的病毒入侵后,慢慢会变得强大。
     
      2.黑客篇
     
      一个神秘的群体,躲在网络中最黑暗的深处,化身为天使和魔鬼,将世人玩弄于股掌之间。
     
      黑客这个词早在莎士比亚时代就已存在了,但是人们第一次真正理解它时,却是在计算机问世之后。
     
      最早的黑客出现于麻省理工学院,一般都是一些高级的技术人员,他们热衷于挑战、崇尚自由并主张信息的共享,也因此有人将黑客成为药。
     
      所以“黑客”这个词的原始含义就是指那些信奉“黑客理论”而且能力超高的程序员。
     
      历史上一些最优秀的程序员都是“黑客”。如斯坦福大学计算机教授高德纳,Linux操作系统创始人莱纳斯·托沃兹,“开源运动”创始人埃里克·雷蒙德,微软公司创始人比尔·盖茨等。
     
      正是黑客把计算机工业推向了更高的高度。但是,20世纪80年代,事情发生了变化。
     
      1983年,一帮米尔沃基市的青少年黑客入侵了美国和加拿大的一些计算机系统,这件事被广泛报道,这是历史上主流媒体第一次使用“黑客”这个词。
     
      而在报道的时候,媒体把黑客简单定义为入侵系统、破坏安全设施的人。
     
      从此,大多数人对于黑客有了的看法有了偏见。同时,那些入侵计算机的程序员也自称“黑客”,使得这个问题进一步复杂化。
     
      杂志、电视剧、电影、小说都对黑客的这种“恐怖”形象的大肆渲染。黑客成了反社会的技术高手的代名词,仿佛只要他坐在键盘前,就有一种从事犯罪活动的魔力。可以操纵任何与网络连接的机器,从核弹到车库大门。
     
      在过去几年中,随着计算机病毒的泛滥,黑客再一次成为了人心作恶的背锅侠,他们敲诈,盗号,编写病毒肆虐网络,仿佛一个个流氓,在网络的世界横行,既神秘又恐怖。
     
      就连以安全着称的区块链也难逃他们的魔抓。
     
      2016年,以太坊上的TheDAO项目就遭到了黑客的攻击。
     
      作为当时最大的区块链众筹项目,TheDAO备受关注,当然这当中也包括黑客。
     
      6月15日,黑客利用TheDAO智能合约中存在的重大漏洞编写了攻击程序,6月17日正式发动攻击,不断从TheDAO项?的资产池中分离出资产并转到黑客自己的账户,在攻击发起的三个小时内,导致300多万以太币被转出,按照当时的价格,市值近6千万美元。
     
      这次攻击也直接导致了以太坊的硬分叉,而后更引起人们对中心化和去中心化的热议,随后以太坊社会也分裂称两派,但这是后话了。
     
      这样的黑客攻击事件每天都在重复上演。在看似平静如水的网络世界,实则是暗流涌动,只是作为普通人,我们难以看见。
     
      任谁都难以说清曾经追求自由与共享,崇尚去中心化的黑客在何时成为了网络世界的威胁,或许是人心的不古,或许是世道的变坏,但是不管怎样,黑客的存在都实实在在地改变了网络安全发展的进程。
     
      他们是功臣,他们也是罪犯。
     
      战胜他们的关键是小心驶得万年船,时刻保持谨慎,与时俱进。
     
      3.暗网篇
     
      世界上所有的罪恶,都是暗网里明码标价的商品。
     
      在今年国家网络安全宣传周网络安全博览会上,也有专门的暗网专区,首次在国家级展会上向民众普及暗网的基本知识和危害,借此呼吁大家远离暗网,有效保护个人隐私。
     
      “暗网”的兴起甚至比互联网的流行还要早一些:上世纪70年代,一些黑客为了私密在线交流的需要,架构了独立于当时流行的互联网体系阿帕网之外的秘密网络体系。
     
      我们日常生活中通过搜索引擎搜索到的信息基本属于表层网,不能被主流搜索引擎检索的非表面网络的信息就是深网,在整个网络世界表层网仅占10%左右。
     
      而暗网是深网中相对较小的一部分,这种特殊网络的服务器地址和数据传输通常都是“隐身”的,必须依靠专门的浏览器才能访问。
     
      正因为有如此高的匿名性、隐藏性,暗网才被称作网络上的不法之地,这里有网络上最大的黑市,充斥各种各样的信息,色情,毒品,枪支,大量的欺诈、非法交易,传递政治、经济等敏感信息、实施网络攻击,甚至是危害国家安全的犯罪。
     
      以2013年被曝光的”silkroad丝绸之路”为例。在这个网站上,可以买到毒品、强制、性奴、儿童色情,甚至是人体器官。网站需要有Tor作为入口登录,利用比特币等区块链加密货币的去中心化、无法追踪的特性,全站采用比特币交易。
     
      而网站创始人更是大胆,声称”要创建一个经济仿真体,让人们体验:生活在一个没有系统化权利使用的世界里是什么样子的。”
     
      不受束缚的欲望和资本积累的需求,成为暗网存在逻辑中最重要的因素,也成为暗网长盛的关键。
     
      silkroad创始人从每笔交易中抽成8%-15%,在2011-2013短短两年中,赚取了12亿美金的暴利……
     
      而最近又爆出有人在暗网公开兜售华住旗下所有酒店开房的数据,又再一次将暗网拉回了公众的视野。这些数据包含了1.3亿国人的个人数据,价格为8个比特币,折合人民币30万元。
     
      一个silkroad倒下了,千千万万个silkroad站了起来。
     
      在经过如此多的恶性事件后,暗网成为了阴暗、极端、毒品和犯罪的代名词。但说到底,暗网就像互联网一样,只是一个工具;不同的是暗网更像一台显微镜,人性的种种被展现得淋漓尽致。
    原文链接:http://www.ciotimes.com/InfoSecurity/160280.html
缩小 缩小 缩小 缩小